沉迷RDJ死都不拔

欧美,剑三,篮球。

看了一个霜铁译文我特么要崩溃了?!啊啊啊啊啊,再找虐我就,我就,,以后就看傻白甜!!我要去微博找点糖吃平复一下我的心情!!(图片来源见微博水印)

《浮香丘》

禅华:

#人生可逃#同人#咩策肉来一锅#前方高压锅炖肉不喜点叉勿喷#




【小伙伴们留言说后来看不了,只好整理了一下重新发,好像太肉会被毙掉】




【另外谁能告诉我怎么艾特人,囧rz,一切人物及背景等版权归《人生可逃》的原作王武莫虫之及佛心蛊所有。请自行百度二位微博和lofer关注,不会艾特人智商好捉鸡。】




————




阿敏你尝尝。




严小峰把外面的褶皱舔过一圈,水淋淋的,手伸进去在里头搅,黏黏糊糊往他嘴里插。




好甜是不是?




你又胡来……




李敏没躲,含着他手支吾,跪趴在榻上由着他闹,声儿也不温不火。

 




你坐下来嘛,敏哥,你坐。老婆……坐……




硬的发疼,拨了拨,抱着他跨坐在身上,伸手掰开他后头的缝儿,揉开结实的臀瓣儿硬杵杵往缝里磨。




严道长,别胡叫,乱七、八糟……的……唔。




李敏笑笑,自己伸手去撑开下头,让他进来,慢慢地吞。




可你就是我老婆。




委委屈屈,像沾了酒气,他倒挺胯整根顶进去,涩涩的,摁着那点使劲儿戳了戳,黏黏糊糊追着问,阿敏阿敏,你是嘛你是嘛。




嗯……




软磨硬泡的折磨人,才缓过来些,拉住小峰的手攥进掌心。




你把我弄爽了,再告诉你。




哦……




他嗯得含糊,动作却麻利,猛地将人摁下,扶着胯拔出来,不知怎么狠了心,又整个进去顶着那点狠狠撞。




小峰……我、我喜欢你……




我也是,我、只喜欢你……




话从牙缝里钻出来,带了股狠劲儿,从后进去看不到他表情,撕裂着渗了血,先是温热滑溜,之后更涩了,碾得严小峰顶端一阵钝痛,他想着大不了赴死,有什么的,豁了命地动。




阿敏,你是没有心的么?




我的心都挖出来给你了……哪里还有第二个……唔、小峰……轻点……那、那里……救我,救救我……




严道长从背后抱住他,我一个道士,我何德何能呢,这么想着,眼泪就大滴大滴打在他背上,面无表情地进出,把他磨的红肿,近乎残暴地弄他胀大的兄弟,摸得他直挺挺的。




李敏垂着头,头发从两侧散下去,背后湿湿热热的水汇在肩胛,和汗混在一处,凹低了腰,结实的身子成了起伏的小丘,高高低低连成柔韧的线,啪啪地响,沉甸甸的,撞得黏成一片,昂头急喘蓄了泪,回头挣着去拉他手,十指交扣便再不肯放,舔他湿润的睫毛,赭色的瞳融开,漾在他的春风里。




小峰,再进、来一点,我、我喜欢你……




我也是。我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你拿着好不好。




强硬掰过下巴吻上去,胡渣扎上唇,咬得唇瓣出血,吮着不肯放,干嘛对谁都这么温柔,又生得这般好看,我的心都管不住了。严小峰摩挲着他那烫红的玩意儿,湿哒哒得滴着水,在手里进进出出,逃似的难捉。后头又紧紧绞着他,被他弄得又绵又软,溺死在里头一样,往里头使劲儿,挤得一股冒出来。




敏哥……出来了。




呃嗯……小峰、用、力……




李敏有些断片儿,词不达意,断断续续不知说些什么,喘得急,吻上去涎液连出,天旋地转的,怎么也不够,伸手扶着胯,又掰开些,回头去求。




帮……帮我,小峰……你进来……




你就这么浪么。




李敏在他身下,浪得放肆,又毫无破绽,他不知道哪儿不对,可就是不对,里头一下下带着他,爽得他要成仙,胸口却憋着股劲儿,堵得难受。分明是紧密无间,滚烫的,巨大的,一寸寸碾开细软绵密,提腰进去,里面就缩瑟得一阵阵发颤绷紧,听他出了声儿,更收不住劲儿发狠往深,掴在臀上一掌,柔柔地浮上了桃色,严小峰觉得好看得紧,从后头抱得死紧,把他往血肉里揉,叼着耳垂去磨,含含糊糊地唤他名字,热气儿吹进他耳朵里,蹿得全身痒。




唔……因为、啊……




正中红心,抖得李敏跪趴的双膝撑不住,半句话卡在喉咙,只觉得恍惚,像做梦,像死了,又像活了,有人叫他,却也分不出是谁,脸埋在凌乱的被褥里,一声声儿低低应他,一声也不敢不落,身后的劲儿便愈发重了,膝行往前挪,一撮发挂在嘴边,咬着呜呜咽咽地叫,眼圈酸胀通红,哭腔烧得嗓子沙哑。




因为我……喜欢了你啊……小峰……




喜欢了,谁呢?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那句喜欢他,把情话都说尽了,给他抱,给他亲,给他欺负,给他捏扁搓圆,给他往死里弄,可他越这样,严小峰的心越皱。




严小峰捞住他发软的身子,用力往里去,又拽着肩不让躲,轧上湿软的壁,深深进去,把他塞得满满的,掐着他脖子提起来吻,舌尖一扫,触到他湿漉漉的睫毛,又恨又疼。




你感受到我了没,阿敏,满不满,都给你好不好……




他是个话唠,他得趁此良机,多得些他的好,哪怕疯着也好。




小峰……




李敏眼皮很沉,闭上又是一阵幻觉,他手上都是血,身上压着的,一会儿是程谟,一会儿是柳元一,一会儿是严道长,有时候吻得酥软,有时候狠得像牲口,有时候疼得像刀捅。伸手去握自己下头,来回弹在腿根小腹,烫得疼,甩出黏腻来,蜷缩着被他抱在怀里,如归巢的小兽,一时里头又过了电,酥麻从尾椎蹿上来,全身抽搐着乱叫,求饶混着求上,此起彼伏,说也说不清,一下泄出来,后头又挨一下,再接一股,接连几次,被弄的再没了力气。




你在的……小峰……我知道你在……




我在,我一直在。




意乱情迷的他,神志恍惚的他,他记得或忘了,清醒或疯了,又有什么关系,把掌摊在他心口,跳得正烈,严小峰觉得像死了一样难受,酸胀苦涩都要溢出来了。




都给你,阿敏,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突然释放的热流,统统灌进去,严小峰迷蒙着双眼,凑过去吻他,像哄孩子小声嗫嚅,泪止不住地流。




我们在一起,阿敏,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他突然有点羡慕顾,柳元一是个牲口,他不说情话。




阿敏,你开心么?




开心啊,能喜欢你,当然开心。




可我想跟阿敏永远在一起,跟阿敏在一起,怎么都开心。




我已经把永远都给你了呀。




阿敏会死的,我也会。你要是死了,莫留我独活。




李敏昏昏沉沉,伏在他胸口睡着了。




——————————




柳元一坐在房檐看月亮,直等到李敏疯劲儿过了,想着以后不用再来了。




月亮又圆又大,他突然想到顾。




阿敏跟他不说情话,也不发疯,顾也是。




可阿敏让他疼,顾不。




——————————




【希望嫑再被吞啦!=_=




然后就是阿敏和元一的肉!诶嘿。】





佛心蛊:

如同孩子一样的人,乃是最残忍和无敌的。然而人终究要长大,不过有的人的稚气可以保持更长久,比如小峰。

珷蟇之:

哎呀敏哥说的这个道理呢其实在以前提到过,就是关于稚气的问题,道家有句话叫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所谓专气致柔神久留,专心一志到气上面,功夫柔和到一定境界,则能克刚。婴儿虽弱,但小小的拳头里包含着很大的力量!

然而功夫练到一定地步,要再上升就是内里的状态,心态的变化,不是靠练的,是靠悟的。量变成质变,就像老牛耕地,一天一天的耕,慢慢来,时间到了,心就到了。

太多杂念的心境下是练不好剑的,敏哥一直在强调他看中小峰的稚气,他一开始就从这个刚下山的小道士身上看出来了,他是有可以成为高手的重要资质。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之前说过:再也找不回六七岁时第一次拿枪与人比武时的感觉了。就是说,那份稚气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这是敏哥珍惜小峰的很重要原因,英雄都惜才。

天策的枪法本身也是战场龙技,适合用于实战,而不属于可以研究下去的武学,但剑不同。(也有不同看法,我姥爷说,民国时期流传在民间的形意拳,就是古代枪法的变体,以人的经脉为枪,门道也很深blabla 我就不懂了)反正自古有剑痴,练剑可以走火入魔,出神入化,枪使得再好,也就是一个使得溜。

一寸长一寸强是不假,但同时,一寸短也一寸巧啊~我坚信,剑法使得好,还是会赢长刀长枪。小峰早晚有一天打赢元一!

当然这都是我个人的一点肤浅的看法外加大学时候听奇怪的课听来的。(没有人care的事情…我却想了很久

不过我自己的故事,我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讲喽,谁都没机会真去舞枪弄棒,里面的道理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话说这一开始真心是个很严肃的关于武学探讨的故事233333 后来方向有点不对了,我得往回扭转一下,让它变得再无聊一点!(no

佛心蛊:

这一家的故事,已然在日程了

珷蟇之:

李敏的大哥25岁,傲血天策,安史之乱中战死潼关,有一万花谷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大姐李将将23岁,傲血天策,安史之乱中身负重伤失去一条手臂,后嫁给万花的军医。
二姐李明珠18岁,冰心,破军的那只~安史之乱中战死。
三姐李玉珠18岁,云裳,安史之乱中为保护明珠而死。生前嫁去藏剑山庄,有一个女儿。
小姐姐李焱9岁,冰心云裳双修,战乱中隐居深山寺庙中,后来爱上一个和尚,私奔去了远方。

佛心蛊:

太可爱了敏敏

珷蟇之:

敏哥的小号是秀萝专修云裳~有大扇子~用来跟小峰元一阿顾白天55竞技场和陪小浪逼道长看风景…

佛心蛊:

不愧也是我元一的闺女

珷蟇之:

若花小时候像妈妈,长大了像爸爸!

佛心蛊:

啊啊啊终于可以转载了呜呜呜物语,要甜 

珷蟇之:

啊再过两三天就要出国去…在家悠哉悠哉画漫画打游戏的日子结束惹!以后估计会以龟速更新…QAQ好沮丧!但还是要甜一甜这俩~谁让我是亲妈~

佛心蛊:

明天就给你炖鸡吃!(づ ̄ 3 ̄)づ

珷蟇之:

所以说…鸡肉是用来吃的!
终于明白作为一个忠实的策受党,喜欢羊策花策苍策佛策唐策丐策,唯独藏策无感,不是因为不喜欢小黄鸡,是因为小黄鸡…还是受起来美味啊…!

佛心蛊:

然后我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珷蟇之:

啊大姨妈中懒得画画……随便涂涂